首頁 > 娛樂 >

郭京飛 | 演戲和人生都挺好

2019-07-02 來源:時尚先生
理性工作、感性生活是他的準則,上學時自學的哲學讓他總能說出些在理又不中聽的大實話,比如:“現在的我就想傳遞愛和快樂。”

2

郭京飛

我看你在《都挺好》播出之后天天在微博上說“我不是蘇明成”,是遇到了什么壓力嗎?

郭京飛:一個反面角色演得成功,很容易給演員的現實生活帶來數不清的災難。演員也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,當年很多老前輩比如馮遠征先生他們演完反面人物,演員本人被罵成什么樣,家人被攻擊,他們的孩子在學校里被嘲笑。這些連帶的“苦果”都讓演員承擔了,這是我們不愿意看到的。這一次,我要感謝觀眾的仁慈、理解和文明,大家越來越理智了,分得清演員和角色了。

你覺得蘇明成算是個反面角色?我們都覺得他挺可愛的啊。

郭京飛:不是反面角色,應該說他起碼是個有爭議的人物,對吧?對演員來說,演這種角色是好的、有意思的,誰愿意只演一個“高大上”的殼啊,太空了。接《都挺好》的時候,我只看了前五集還是前十集的劇本,知道整個故事的大概走向,我以為我演的這個蘇明成很快就能反轉過來,再加上團隊也不錯,我基本上都沒猶豫,就決定了, 接。不過我知道,我的宣傳工作人員有得辛苦了,這個角色演好了肯定出彩,但是可能會給他們帶來很多問題。

你怎么看待像《都挺好》里蘇明成這樣的男人?

郭京飛:就是一個媽寶男嘛,一個很簡單的人物,一個可憐的孩子,一個犧牲品,生活中隨處可見。其實這個角色的表演難度比較低,演現代人就是要放松、自然,你說我為了這個角色揣摩人物或者下了多少功夫,還真沒那么夸張,身邊很多人都有這個人物的影子,演好其實不難,觀眾也很容易有共鳴。

怎么看待現代家庭關系?

郭京飛:我們家是真的都挺好,我是獨生子女,我爸我媽很開明,基本上支持我做的所有事情。我爸是中國第一批男乘務員之一,他很羨慕飛行員,覺得我的兒子長大要是能當上飛行員,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了。我的名字就是這么來的嘛:老郭家的孩子,在北京出生的,爸媽又希望我以后翱翔天空。但我對飛行員這個職業非常沒興趣,我爸也就覺得算了,人各有志,從來也沒強迫過我。

3

郭京飛

現在家庭教育確實是個很大的難題……

郭京飛:是啊,人們越來越重視教育,《都挺好》里面那種中國式家庭關系是一個時代的問題。因為父母那一代受的教育比較少,才會有所謂的傳統觀念,孩子這一代受了不少教育,但是某些觀念因為總有家長在耳邊念叨,所以一部分傳統概念還在延續。這些問題的解決需要一個過程,教育慢慢地會把這些所謂的傳統觀念洗得干干凈凈的。

你會怎么教育下一代?

郭京飛:我是個非常重視教育的人。我覺得教育最重要的是要遵循人性,人性是自私的。你希望在這個社會上得到更多的愛、更多的溫暖,那你就去愛別人。你去攻擊別人,又讓這個社會給你溫暖,憑什么呀?第二句大實話是:人與人之間要保持距離。孩子對父母也是,父母對孩子也是。你生了他,他就一定要養你嗎?第三句大實話是:成年人的一個重要標志就是做事之前要把后果和道理想清楚。想清楚了再去做事情,人就會更容。

演員不都是感性的嗎?你還挺理智的。

郭京飛:我總是覺得,上天給每一個人規劃好了一條路,你會自然而然地順著那道槽走進去,然后像滾珠一樣在里邊一直滾下去。理性工作,感性生活是我的準則。我得感恩上帝給了我一個適合自己的職業。我17歲就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,老師們也都挺喜歡我,我意識到自己在表演方面可能是有天賦的,才敢這么一路走下去。

有點兒好奇老師當時是怎么鼓勵了你,說你是演戲的這塊料?

郭京飛:沒這么夸張。我的老師算是老一輩的,有點兒古板。他們經常說“演員是人類的靈魂工程師”,現在的老師可能不會這么理直氣壯地說出這樣的話來了。當你一次一次走出校園、打過實戰以后,你再回頭想想老師說的,會發現你面對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境遇。老師們給你畫了一幅七彩云朵,實際上全是陰天,但因為你知道好天氣什么樣,你根本不怕現實中的風吹雨打,能扛住。

除了老師的鼓勵和科班教育,你大學還學了什么能讓你收獲至今的知識嗎?

郭京飛:老師鼓勵我心懷感恩,至少在大學四年里非常純粹地熱愛表演,對演員這個職業心懷神圣感。大學我還研究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學科,就是哲學。純屬個人愛好才研究它的,當時是希望圍繞“人性”獲取更多相關的營養來豐富自己。那會兒喜歡哲學的另一個原因是年紀小、想顯擺。當時我喜歡聊這種形而上的東西,其實就跟現在有些人愛看仙俠是一樣的,討論的都是我們未知的、沒見過的。

1

郭京飛

我一直以為哲學是邏輯思維,是理論,但你會讓它平復你的內心,這還挺厲害的。

郭京飛:在秦朝,“哲”就是聰明的意思,哲學就是聰明學。哲學會給你一雙換位思考的眼睛,教我們用思辨性思維去看待事物。把問題看清楚了以后,可能會更好地融入,讓人不那么痛苦。但是你別太深入哲學,太深入容易越走越遠,上升到神學,然后在那兒畫圈圈,人是很痛苦的,到最后崩潰了,想不明白了,那就不好了,沒意思了。

用這么多哲學理論武裝頭腦,你會更理智地看待成名這件事嗎?

郭京飛:剛入行的時候我很想紅,想出名,想被所有人都認識。誰也別說“我就想當演員,我就喜歡演戲”什么的,你喜歡演戲為什么?不就是為了能有更多人喜歡你嗎,讓人都知道你、都認識你,好戲都來找你。活到這個年紀,我才開始有使命感,40歲了,不惑了,慢慢地開始清楚了,明白了做人要淡一點。現在要是再有人問我“演員是什么”,我就直接告訴他,我覺得演員就是觀眾的服務生,我是從事服務行業的,尤其是做電視劇演員。

對,我也發現了, 你這幾年演了很多電視劇……

郭京飛:你信嗎?電視劇非常考驗演員的基本功。我不喜歡在電視劇里面說更多的品位啊、藝術啊,因為電視劇的本質就是服務于大眾。它讓觀眾在里面找見自己,有代入感,最后總結一個小小的、美好的價值觀。所以《都挺好》成了,它是劇作的巨大成功,因為所有觀眾都能夠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,同時也看得爽、罵得爽、恨得爽、愛得爽。

很多人都怕做電視劇演員,覺得還是電影“高大上”,你不這么想?

郭京飛:完全不會,老百姓每天工作很累,我們來為大家提供一場精神上的按摩,這就是電視劇為這個社會創造的價值。其實商業電影、商業話劇的本質也是這樣。藝術電影、文藝片和比較文藝的話劇,服務的是一小部分的知識分子了、愿意思考的人,我們探討一下人類的未來、宇宙的未來。不過后來我發現,沒什么用,沒什么意思,未來就是那個樣子,我覺得其實要反過來總結自己。

5

郭京飛

最近總結出了什么?

郭京飛:我是認為,不管話劇還是影視劇作品都應當對社會有正確的價值觀的引導,同時對觀眾的審美負有一定的引導責任。以前可不會,以前太輕狂了。那時候的我特別特別反叛,看這不順眼,看那不順眼,覺得這人俗、那人俗,這對不起我,那也對不起我。現在我覺得自己當時真的特別無聊,你較那勁干嗎呢,你憑什么要求別人呢,每個人的活法不一樣。其實你不就是想標新立異嘛,就想告訴別人“我跟別人不一樣”,“我是獨一無二的”,這些事兒當時想不明白,現在再看真的全懂了。

這是你過了不惑之年之后的感悟?

郭京飛:可以這么說吧。現在我想得很明白: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又都不是獨一無二的。因為我們生活在社會里,我們就必須遵從這個社會的屬性。我們獲得的一切都是從這個社會里拿出來的,比如我們所受的教育,我們學會的語言,等等等等。我們得回饋社會啊,讓別人也能從你的身上汲取養分,才能把好東西傳承下去,這叫反哺社會,我們不能翻臉不認人。你天天吃超市里的東西,賊方便,享受完了你還覺得社會給你帶來了很多很多的不自由,我去,這就有點兒不地道。

你現在還會叛逆嗎?

郭京飛:也會啊,犯.。演員這個職業特別容易讓人變得過于自我。這個職業說白了其實就是倆字,“看我”。但是你得想清楚,有人看你以后你要干嗎,你能不能讓人一直看你,你能不能讓人家覺得把目光鎖定你的時間沒有白白浪費,這很重要。當年在話劇舞臺上,那感覺肯定是更光榮、更被人尊重的。話劇演成那樣,每天謝幕時刻觀眾的反應就是你今天表現最直接的反映,很多次我都看著觀眾們站著不走,一直鼓掌,我也心潮澎湃。電視劇就沒有這種成就感了。

現在你還會去演話劇嗎?

郭京飛:現在不了,但我是從話劇舞臺上走出來的,很多人說話劇不紅,但我知道,多少人在為了一幕劇服務,在奉獻自己的青春,我很尊重這個舞臺。以后如果我接話劇,那肯定是服務小眾的,話劇應該還是一個我發聲或者講話的地方。我現在不想表達什么,沒有什么特別想說的,我還沒回去演話劇呢,就說明我沒有欲望說話。

4

郭京飛

不過你現在能一直做演員,演的角色也是你喜歡的,這就挺好。

郭京飛:對啊,人總要知道滿足。你看《都挺好》其實就在用整個一部劇在反復探討快樂這個話題。每個人身上都有優點和缺點,你可以選擇發現優點、放大優點,這樣你自己舒服,別人也舒服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你給出去什么,彈回來的一定是同樣的東西。這個道理很多人跟我說過,但是我以前心里吃不住勁,覺得你們別跟我說這些老生常談,沒用。現在自己這么一路摸爬滾打走下來了,我就想說,大家都不容易,干嗎不對周圍人好一點。現在的我就想傳遞愛和快樂,我不想再去進攻任何人了。

你現在快樂嗎?

郭京飛:誰都可以快樂,真的。你先學著活得糊涂一點,越糊涂越好。那些你知道的、明白的,忘了就是了。快樂的時候,你不會去想其他的,眼前全都是笑嘻嘻的臉,會阻攔那些悲觀的思想。別害怕,別恐懼,大大方方。你要知道,你沒有什么好失去的,因為從來都沒有得到過。想開了,大家舒服,你也快樂。

40歲的你活明白了?

郭京飛:不算明白,可能50歲的時候,我看現在的自己又很無聊。可是咱們既然活著,就應該想辦法活好。我們改變不了什么,我們能調整的只有自己。我要在毫無意義中尋找到出路,我選擇用快樂對抗無意義的一切事件。

在見你之前我以為你是個很逗的人。

郭京飛:我挺逗的啊,跟誰都嘻嘻哈哈的,但不太像明星。我比較自由散漫,沒有偶像包袱,生活也挺放松,就是愛跟自己較勁。不過我挺知足的,高高興興也是過一天,咱們干嗎不笑著過呢,你說是吧?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体彩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