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娛樂 >

張超 | 當年只是懷才不夠

2019-06-17 來源:時尚COSMO
張超,2007年《加油!好男兒》 全國第五名,后來,張超去了臺灣,退居幕后,干起了制作人助理的活兒,從頭學習音樂制作。今年憑借網劇《獨家記憶》重新走紅。

1

張超

鼓樓東大街189號,是位于北京鬧市區辟出來的一條小巷內畫室的地址。不過50米的距離,卻隔了許多喧囂。只是今天與往日有些不同,此時這里正上演著一場高質量的Jaz z獨奏會。走進去,你會發現原來這聲音是來自一把資質絕佳的吉普森LES PAUL電吉他,AA楓木面板,復古日落色調,配上槍花吉他手Slash的簽名。“好琴!”懂行的人只要一見,便會如此稱道。琴的擁有者叫張超,2007年《加油!好男兒》 全國第五名。

彈吉他是張超為今天的拍攝而準備的特別節目,他說這樣會讓自己更加興奮和放松。伴著琴聲,看著他完全沉浸在旋律里的側臉,時間好像一下子被拉回到十二年前,那個充滿粉絲尖叫、應援棒和招貼海報的夏天。“那時候選秀節目太多了,《快樂男聲》《加油!好男兒》《我型我秀》……”沒有《偶像練習生》、沒有《創造101》,但其實本質都是一樣的。無數個年輕人夢想一夕成名,在流量巨浪的裹挾下,踩著空氣一頭扎進演藝圈,最終卻要經受成王敗寇的洗禮。“所以后來很長一段時間,我選擇不做這個行業。就覺得不夠坦蕩,就覺得......不夠好。”十二年后的張超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,來找一個詞去形容當時的自己。“我唱得也不夠好,演得也不夠好。我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會有那么多粉絲在臺底下歡呼。”

這就是為什么當很多人問:“ 你干嗎不激流勇進”“后來沉寂那么多年會不會不甘心”“再次受到關注你的心態有什么變化”諸如此類問題時,張超顯得有些疲于應對。對他來說,這都是不成問題的問題。他唯一在乎的問題只有一個:持續修行,直至足夠坦蕩,足夠好。

張超去了臺灣,退居幕后,干起了制作人助理的活兒,從頭學習音樂制作。整整三年,他每天第一個到錄音室檢查設備,中午給所有人訂盒飯,晚上所有人都走了,他還會繼續收拾整理,復盤一整天的見聞內容,最后關離開。張超跟公司談條件,可以不要薪水,但必須學東西,不可以催著馬上發唱片,要沉淀出最好的作品。不過造化弄人。后來張超三年磨一劍,終于發表個人專輯時,整個唱片業已經是凜冬將至。從2014年開始,對演戲萌生興趣的張超,開始扎根橫店,磨煉演技。盡管大多數角色是打醬油的,是朋友介紹的,但每一場戲,他都很珍惜。

沒有人是始終仰著脖子等著自己紅的,后來,當他閱遍了老舍文集,換上一身長衫,操著一口舊式北平話,跑到電影《不成問題的問題》劇組時。導演先是一愣:“你就是秦妙齋?”張超說:“ 對,你不用找人了,我就是秦妙齋。”

“所以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 在采訪中,我們想窺得一些關于爭取機會的訣竅法門。“我不會等進了劇組,要試戲的時候,才變成秦妙齋。我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,每次無論我去爭取什么角色,只要一推開門,出現在那里,我就已經是那個人物了。我相信我是他。我說的每一句話,我的每一個表情,都是他。”張超坦言,或許導演們從來都沒有機會認識真正的自己。他不給機會,讓他們在片場看到自己本來的樣子。從第一眼,到殺青,甚至在去劇組的路上,張超都早已是人物本身。

他今年憑借網劇《獨家記憶》重新走紅。有人說這部戲,劇本平平,立意平平,唯獨是里面的慕承和,真的蘇,撩人!

張超還記得,《獨家記憶》番外發布會的時候,臺底下人山人海,那光景仿佛又回到了十二年前。但這一次,他不忐忑了,而是心中暗暗竊喜:慢慢開始覺得,好像又有點紅了,而且可以紅得很坦蕩。

人紅了,機會自然更多。最近張超接了一個新的電影角色,用他自己的話來講,是“有些懷才不遇的藝術家”。“藝術家”,張超曾不止一次提過這個詞。從十二歲第一次拿起吉他,到十九歲參加選秀,再到三十歲重新走紅。張超始終惦記著:或許某天,自己也能成個藝術家。“那在此之前,你有沒有覺得自己也懷才不遇呢?” “我之前不是懷才不遇,我是懷才不夠!是我自己還沒達到那個程度。” 很多事情,張超心里一直有個標準。在達到標準之前,他寧愿選擇低調。

2

張超

但張超也有完全高調的時候!他披散著頭發,赤裸著上身,甚至還往頭上澆了一瓶礦泉水。然后操起手里的電吉他,一躍而起,跳上了live house的舞臺。那時候他才剛上初中,正值青春叛逆,臺底下站著一幫搖滾老炮兒,事后他免不了會被敲打一番。

又或者,在北京深夜的地下通道,張超獨自背著一把木吉他,站在風口。他狂吼著披頭士的《ComeTogether》,緊接著換tone,變成憂郁沙啞的鮑勃·迪倫。那里沒有聽眾,只有自我,他要做自己的深夜詩人,那是專屬于他的獨家記憶。

“因為我是一個很敢想象的人。我甚至經常在浴缸里彈吉他,閉起眼睛,想象下面有好幾萬觀眾。我想象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,我知道他們都喜歡我,都瘋狂而沉迷。”

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你就是那個Rock Star,幾萬人在臺下歡呼。那是你所希望看到的畫面嗎?”

“那應該就是人生On The Top了吧。我覺得那個時候會更像我。會是我真正想成為的那個人。”

很多時候,所謂成功,紅,永遠只是一個結果。它也許水到渠成,也許永無來日。但這并不妨礙你擁有夢想,并且始終記得,要為此做點兒什么。

Q&A:

紅與不紅,你有多在意這個事兒?

張超:我在意的始終是“坦蕩”二字吧。能不能達到自己想要去到的標準。當然紅了以后,機會肯定更多。但越是現在,越需要冷靜。機會越多,誘惑越多,需要謹慎選擇。

你參加選秀節目時只有十九歲,當時有沒有覺得自己走的不是家長認為主流的道路?

張超:對,那個時候我家人就是這么想的。我媽會問,你為什么要那么做?我說我追尋我的人生,這就是我的主流。

會覺得現在的演藝圈浮躁嗎?

張超:如果你想要修行,在地獄里也能修行。如果你一定要找一塊純白無瑕的地方去修行,那你是在逃避。適應環境很厲害,但創造環境更厲害。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体彩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